第494章 久违的电话,安爸爸哄女儿

小说: 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 作者: 墨裳影华 更新时间:2020-11-22 00:47:26 字数:4982 阅读进度:494/515

安庭安陌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县城忙装修,没让高子沐要林长安过来,而是根据安庭的稿纸进行,安陌则负责材料,然后三个人一起动手。

高子沐是第一次动手做这些,倒也没什么不习惯,青春期的男孩子,个个青春洋溢,做事情风风火火,讨论那么多做什么,干就是。

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后面的井井有条。

从开始时的修修改改,到后面的一气呵成,三个人都有了非同一般的进步。

当最后的一块砖砌好,三间店面也初步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内饰,对于内饰,安陌有不同的见解,安庭琢磨着他这个弟弟是把他对艺术的理解融进来了,想想的确很不错,比他在广市看到的那些装修的店面还让人眼前一亮,倒是值得一试。

都是头一次,摸着石头过河,总得摸块看着不错的石头。

内饰也很快,等成品出来时,安陌还特意带着小团子过来了一次,小团子对这个没想法,毕竟有两个哥哥的地方,基本没她什么事。

倒是高子沐见到小团子,高兴得把人举到肩膀上坐着,一点也不在乎被当马骑了。

安庭安陌看到后,眸色却有些沉。

这个死小子,他们都没这样让妹妹骑过。

高子沐完全无视店内二人冷刀子似的眼光。

“伊伊,一定很想子沐哥哥了,对吧?子沐哥哥也很想你。要不,你跟哥哥回家住几天?我跟你讲,子沐哥哥的爸爸妈妈都很慈祥,伊伊这么好看又可爱,他们见到了一定高兴。”

小团子有些难为情的拒绝了,毕竟不太熟,冒然去人家怕是不好。

**

这一天,小团子终于接到期盼已久的电话,听到电话那边熟悉的清冽,小家伙嘴巴一瘪,差点掉金豆子了。

进来堂屋拿围裙的何香云,看到这一幕,脚步都差点踉跄了,正好安青竹也在,夫妻二人默契的互视了一眼。

安青竹忧心忡忡,“媳妇,你说闺女这是……”

何香云明白他的意思,难得的瞪了他一眼,“是什么?是相处久了的小伙伴。你这个人什么脑袋?别忘了女鹅才六岁,嗯?”

被媳妇恶狠狠瞪眼的安青竹,也连忙跟着媳妇出了门。

而小团子这边,酸楚是真的酸楚,天知道她天天盼着他给她打电话,可这个人却像是消失了一样。

这让小团子都觉得会不会那人是虚幻的,是她太想在这个世界见到他了,所以才生出那种错觉。

毕竟有哪个人像他一样,明明约定好会给她打电话的,却迟迟没接到,他都不知道,从最初的每次,家里的电话铃一响,小团子就会第一个冲过去接。

可每次给她的都是失望,直到后面,她都不敢去接了,但每次也都竖直了耳朵在听,可给她的依然是绵延不断的失望。

此时小团子委屈巴巴的抽鼻子,连声音都听得人心里一紧。

“逸哥哥,你怎么才打电话给我呀?”

听着电话那边小丫头控诉声,靳逸嘴角勾了勾,一身淡漠终于染上了烟火气。

“小朋友,我去了个地方,那里没有电话,闭塞得很。唉!早知道你这么记挂我,我就把你带着回来了。”

小团子一愣,倒是没想到靳逸会像这种跟她讲话,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那个看似带着笑意,说话做事却一板一正的少年呢?

“怎么?小朋友,你就不会打给老爷子?”

小团子很想说,她打了,就是没人接,要不是电话还会响,她都要以为那是空号了。

靳逸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过年的时候,老宅的人都去了别处。

唉!

靳逸又按按眉心。

不管如何,能接到逸哥哥的电话,小团子心里是高兴的。

除了最初的别扭外。

小团子跟靳逸讲了很多过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小嘴巴吧嗒吧嗒的很能讲。

那边的人也很能听,全程含笑的做那个无怨无悔的听众。

而他一旁的魏傲就不那么淡定了。

尤其看着靳逸白衬衫上的血迹越来越多,胸前已经被晕染出了一大朵红色牡丹,心里别提多焦急了。

害得他好几次差点就去抢走,靳逸耳边拿着的那块黑砖。

可他不敢!

幸好这大板砖新潮是新潮,就是只能最多通话一个小时就没电。

“这么说,我真是错过了一出大戏。小朋友,人心险恶,下次你再听信个不熟悉人的话,我可能就不理你了。”

小团子:“……”总觉得今天的靳逸有些不一样,可哪里不一样,小团子又说不出来。

那边有电量快用尽的提醒,靳逸勾唇,一派慵懒口气,“既然小朋友你这么想逸哥哥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快些回来吧。三天后,等着我。”

掐在关机的最后一秒,靳逸把该说的说了。

小团子不知道电话为何突然被挂断了,好歹说个再见啊!

难道他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小团子又摇头,应该不会,因为小团子刚刚通话的时候,就仔细听他的声音,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同,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逸哥哥的风格有些变了。

大概是成长中的人,一天一个样的缘故吧。

小团子不知道的是,靳逸才把话说完,“板砖”就从他指尖滑落,而他自己也一头栽倒在巷子里。

叫了周大夫过来的魏傲,恰好看到了这一幕,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队长……”

**

挂了电话,小团子小脸上有了活力,蹬蹬蹬跑去找何香云。

正在做水饺的何香云被小家伙一把抱住大腿,软软呼呼的小身板,让何香云心情大好。

“我们伊伊这么高兴的么?唉!可怜我这个妈啊,连小逸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小团子有些知道,自己四哥的戏精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了,感情这是遗传现象。

“妈妈,逸哥哥三天后回来。”

这就像是在小团子心里打了一剂稳心针,从内到外都散发着开心的光。

何香云也很高兴,之前靳逸天天在这边吃饭,这段时候他不在,何香云有时也会失神。

更何况女儿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嗯,那伊伊还想吃什么?咱们今晚加菜。”趁着高兴,这个年过的有些糟心,一颗心一下天堂一下地狱的,她也吓怕了,能有高兴的事情自然让全家人都乐乐。

小团子仰着小脑袋想了想,“妈妈,我想吃拔丝红薯,还有肉丸子煮鱼汤。”

何香云笑应着,“是是是,还想吃什么,尽管说。”大有一副她女鹅就是要天上飞的,她也会想办法满足似的。

一直在旁边插不上话的安爸爸,无比郁闷。

趁着女儿出去的时候,推说要去吸锅水烟筒就溜了,人却跑到正绽放的玉兰花树下,神秘兮兮的捞内袋,“小闺女,猜猜爸爸给你留了什么好吃的?”

正在数麻雀的小团子,不太懂她爹的这通操作。

但一听吃的,还是本能的眼睛发亮。

想想她爹虽然最近几个月都太忙顾不上她,但该给她的一样不落,小团子就认真的想了想,把自己喜欢吃的都一股脑儿的说一遍。

“都不对,闺女,继续猜。”

安青竹没有立马拿出来,想着女儿喜欢这个游戏,平时他就见安陌跟女儿经常这样玩。

之前鄙视二儿子,没想到现在自己也拿这招出来。

跟在安陌面前不一样,小团子干脆不猜了,直接搂住她爹的脖子撒娇,

“帅爸,你就快些给我吧,女儿实在等不及了。”

被小闺女软糯的声音一说,安青竹哪里还招架得住,连忙把身上某个鼓鼓囊囊的东西给捞出来。

小团子一看,是爸爸拳头那么大的一个小塑料瓶,透明的,而里边正装着五颜六色的西瓜糖。

所谓西瓜糖,不是西瓜做的糖,而是外表的样子有些像西瓜,颜色一般以红色橘黄色绿色为主,村里小卖部没有卖的,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小团子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

“谢谢爸爸。”抱在怀里的小团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瞬间暖了安青竹的心,心想这种事以后可以多来点。

那边在投弹珠一对双胞,此时也不玩弹珠了,同样凑过来眼睛跟狼一样盯着小团子怀里的西瓜糖。

安青竹脸一下子就沉下去了。

“滚回去玩你们的,凑这边来做什么,拦着你们妹妹晒太阳了。”

满含期待的双胞:“……”要不是他们妈承认,他们都要以为他们不是亲生的了。

“哥哥们也想吃吗?那等着,我打开来分你们。”小团子护食,但对于亲人她半点不吝啬。

听到妹妹这个话,两小只受伤的心灵瞬间得到了安抚,无视安青竹凉凉的眼神,安北安南都从小团子这里,各自拿到好几颗的西瓜糖。

安北一仰头,一颗橘色西瓜糖往空中一抛,等落下时,稳稳的落进了安北嘴里。

“哎!我妹给的糖就是甜啊!”

这故意气安青竹的话,彻底让安青竹暴走了。

**

晚一点时,安家的大门被敲响了,有个声音从外面扬进来。

“安伊伊,有邮包!”

小团子耳朵尖,在双胞哥哥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她一双小短腿已经如小旋风一样跑出去了。

一旁的安北如见鬼了一样盯着他妹妹的腿,“风一样的女子啊!三哥,有没有发现,小团子这腿脚灵便得跟只猴子似的?这每天晨跑看来很有用啊!”

安南瞅安北一眼:这是什么鬼比喻。

“小团子才不是猴子,她以后一定是体育健将。”

安北拧眉,“三哥,你没毛病吧。女孩子做什么体育健将,我家妹妹是软萌小团子,体育健将是那种大块头的,看着就很恐怖。”

安南摇头。

他这个弟弟的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谁说体育健将就要壮得跟头牛似的?”

不是么?

安北疑惑,感情小画书上都是骗人的。

“对了,三哥,我们明天带着妹妹去趟县城吧。我小画书都快看完了。”

这次到安南拧眉,他这个弟弟对画本似乎太过热心了,反而对课本瞅都不愿意瞅一眼。

这个假期,靳老虽然没有给他们布置作业,想着大过年的,也让他们好好玩玩。

可人哪能只关心玩儿?

玩可以玩,但大部分时间还是要用在学习上。

这段时间他都把靳老教给他们的又复习了两遍,晚上睡觉都能回忆得起来。

可安北呢?让他复习像是要他命一样,每次都说这是他愉快的假期,不要破坏他高昂的兴致。

每天不是在村子里跟其他小朋友疯玩,就是在家里看画本。

课本?呵呵,他怕是忘记还有课本这回事了。

“不去!”

说完,安南就朝门外走去。

安北有些不理解,他又是哪句话惹他三哥了。

门口,小团子开门出来,

就看到之前见过的那个邮递员小哥,此时正在从他自行车后座上搬箱子。

同样大小的三个纸箱,每个看着都有些重。

最主要是,小团子那个小手,明显环不过来箱子,这么大的箱子,想要抱住那也要双手至少能环住周长的一半吧。

但小团子那双小短手……明显不。

小团子自己也伸出小手来比划,这个样子,恰好被小哥看到。

小哥当即就笑了,尤其面对这么好看的小娃儿,笑容就更多了。

“小朋友,你可抱不动,得回去喊你家人出来抱。”

“嗯,谢谢哥哥。”

小哥一愣,摸摸他这张已经占了二十六个春秋的脸,暗自得意,看看,这么个小软萌妹妹叫他哥哥,那他也不老嘛!

亏他爸妈平时还总是奚落他,说什么一大把年纪都没个媳妇,丢不丢人。

如今他可以正面刚了:他不丢人,他不老!

安北安南出来时,邮递员小哥已经走了,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小团子喊家长,千万别逞能,会伤到的。

小团子也没逞能,不过看到双胞胎哥哥,小团子小脸上明显有了失落的表情。

安北以为自己看错了。

伸出手来就戳了一下小团子,“妹妹,你刚刚怎么了?”

小团子不可能说实话,小脑袋思考了下,“我在想里边一定有不少礼物,要是大哥二哥在就好了,不然错过精彩时刻。”

一直不做声的安南点点头,这样就说得通了,毕竟刚刚小团子眼里的失望,他可是看得真切。

“妹妹,谁给你寄的?怎么会有三大包?”偏偏人家还送到门上来,要知道村子里的邮包一般都是统一丢到村上,这还是村长找人谈的结果,不然得去县城的邮局自取呢!

“逸哥哥。”

“靳逸啊!那小子倒是上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四哥,他比你们大,是哥哥,怎么能叫小子?还有,他是靳爷爷的孙子,你们这样叫老师的孙子,让他听到了怎么想?”

安北愣住了。

“妹,你怎么了?没发烧吧!”说着,安北就伸手去探小团子的额头。

小团子有些好笑,小身子往安南这边躲了躲,“四哥,我好好的。”

那就奇怪了!

之前他也没少这样叫过靳逸,他妹也没说他啊!

“对了,三哥四哥,我去喊慎言哥哥来给我们抱箱子吧。”说着,小团子就要朝大门相反的方向迈开小短腿。

却被安北及时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