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流言

小说: 重生七零,我靠返利系统发家致富 作者: 一笔扎心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5584 阅读进度:118/120

而且他还从那个女的口中得知隐世家族的存在,只是陆景川没有告诉苏晓而已。

对方也是因为会武功的原因,竟然能够一眼看穿了陆景川也会武功,所以就跟了上来,一路上都是她在说,陆景川根本就没怎么理她。

因为陆景刘志高川怕苏晓会多想,觉得没有必要就不说了。

但陆景川不知道,他没有放在心上的这件事情的主角,竟然会跑到村子里来找到他。

这都是后话。

……

两人说好了之后,在第二天秦林拿着写好的资料上门的时候,苏晓就提出了切磋的建议。

秦林惊讶:“你们确定?”

要知道自己可是从小打的基础,但是不能在人前暴露会武功的事情,所以即便在村子里被欺压的时候,秦林都是无动于衷。

如果不是有武功底子他可能早就已经被打死了。

“那当然,不过你要先跟我们说一下这个武功的等级,我们才刚练没多久。”苏晓说。

既然都已经说了,秦林也不再矫情,把他们区分武功等级的方式告诉了苏晓和陆景川。

然后苏晓和陆景川听得一头懵,什么初期中期后期,哪个阶段又有怎样的表现。

入门又要练多少年,入门以后怎样才算到达初期,后期以后是先天,先天也是分初中高期,不过因为这个世界的局限性,现在已经没有达到先天的武者了,哪怕是后期都是极其的少。

而这划分等级是根据体内的内力多少来划分,而先天和后天的区分是在于,后天的内力只能存在体内,通过武功招式施展出来,增强武功招式。

先天则是能够内力外放,也就是所谓的劲气。

苏小和陆景川是直接融合了技能书的,像那些经脉穴道之类的,都是直接就塞进了脑子里。

所以他们当然知道丹田在哪里,只是他们丹田里的气,好像跟秦林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样。

按照秦林的说法,他们应该是直接入门了,但是才修炼了还不到一个月,他们丹田里就已经有了气。

但是没有办法按照秦川告诉他们的来区分。

因为秦川说要达到先天才能够内力外放,但现在他们就可以了,难道说他们是直接跳过了后天,进入先天了?

两个人都若有所思起来,想不通,苏晓又问:“那你现在是什么等级?”

“我的学武天赋还行,加上是从小就开始学的,所以已经是后天中期了。”秦林说起这个的时候,一脸的自豪。

“那你能比划一下给我们看看你武功的杀伤力吗?就朝着那里打。”苏晓说的是院子里的水泥板。

秦林:……

就算他把水泥板打穿了,又能看出什么来?

想不通,但秦林还是按照苏晓说的,运气,一拍,水泥板裂成了4块。

陆景川和苏晓都若有所思的看着。

然后陆景川问:“你用了几成力?”

秦林看了一眼陆景川,面无表情的回答:“用了5成力,不过没有用内力,如果用内力的话,一成就能够有这种效果。”

这时候秦林也发现了陆景川和苏晓对于他达到的效果,并没有露出惊讶或者惊叹的表情。

反而好像是在衡量他的实力,难道说苏晓和陆景川也能够达到这个程度,或者说是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能达到这种程度,甚至更甚。

听完了秦林的话,苏晓和陆景川对视一眼,察觉到了他们修炼的秘籍好像不一样。

他们两个修炼的这个秘籍都是注重身法,讲究快。

至于秦林的,他们还真是看不出来偏向哪方面。

“内力外放,是不是你站在这里,也能够打穿石板?”苏晓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秦林微微惊讶,但还是认真回答:“也不一定,先天也分等级,而且等级与等级之间的内力浑厚程度不同,所达到的效果也不同。”

“哦,那你看看我这样的,算不算厉害?”苏晓说完,运起体内的灵气朝着秦林刚才打成四块水泥板打了过去。

“轰……”

其中一块水泥板被轰飞砸在墙上,在墙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秦林目瞪口呆,张开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陆景川看了一下,感觉自己也能做到,于是照着苏晓的方法,朝着另外一块水泥板轰了过去。

水泥板轰在苏晓刚才同样的位置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块水泥板掉落的时候变成了渣渣。

秦林:……

这下他的下巴可真的是收不回去了。

“我们这算不算先天?”苏晓歪着脑袋问。

“你……你们……”秦林只感觉喉咙干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们确定练的是武功?”秦林深吸了口气之后,缓和了一下震惊的情绪,这才开口问。

“难道不是?”苏晓疑惑。

“是不是你们不知道?”秦林有些无语。

“我们又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怎么可能知道。”苏晓翻了个白眼。

陆景川发现了关键点:“是不是我们的内力不一样?”

秦林艰难的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两个外放出来的气劲,明显就不是普通的内力。

“难道内力还分种类?”苏晓疑惑,他们练的是武功秘籍,练出来的不是内力是什么?

“没听说过内力分种类的。”秦林摇了摇头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晓不明白了。

“你们修炼了多久?是怎么修炼出来的内力?”秦林想要帮忙分析一下。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陆景川急忙说。

秦林却固执地看着苏晓,除非苏晓拒绝,不然他才不听陆景川的。

苏晓看了一眼陆景川,然后对秦林说:“这件事我们会自己搞清楚的。”

虽然这话已经说得很委婉,但那意思跟陆景川的一样。

秦林只感觉心脏一阵抽搐,明知道他没有办法跟陆景川比的,非要去试试。

“那好,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尽管叫我过来。”秦林笑了笑说,可惜眼底的苦涩非常的明显。

苏晓微微低头,装作没有看到:“好。”

秦林离开了,陆景川却在苏晓对秦林的态度上看到了软化,至少言语上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伤人了。

虽然这代表不了什么,但可不是好兆头,秦林这个男人也太会示弱了,加上他那张脸,不得不说的确还是有点杀伤力的。

“晓晓,你现在都不讨厌他了?”秦林离开之后,陆景川委屈地说。

苏晓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你现在说话都顾及他的感受了。”陆景川语气微酸的说。

“就这?”苏晓无语,“要是我总是用了他还要对他大呼小叫的,你是不是又觉得我不拿他当外人了?”

陆景川一想也对,只有跟自己人的时候才会不客气。

“是我错了,虽然他跟我们有仇,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至少这时候的秦林还没有对我们做那些事。”陆景川果断认错。

只是因为死在秦林的手中过,所以陆景川对秦林非常的防备。

“对呀,这也是当初我们没有直接杀了他的原因不是吗?”

“那我们以后就把他当成普通的村民对待,要是事事针对他的话,反而显得我们在意他。”陆景川说。

“没错,更何况我们现在还用得到他呢。”苏晓说。

陆景川听出了苏晓对秦林只有利用,没有其他感情,也就看开了。

秦林回到家里,一直在想着苏晓和陆景川,一掌打翻了那水泥板的事情,抓心挠肝的想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看这两人的意思好像并不知道他们这个不是正常的内力。

既然都不知道,那他们是怎么练的?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些问题他想问,但也知道苏晓和陆锦川不会告诉他,即便是有了忠心丸的牵制也不会主动跟他交底。

眼里闪过苦涩,恐怕他这辈子都很难得到苏晓的信任和认可了。

“所以我们这是什么情况,看秦林的意思,我们练的这个好像不是内力?”苏晓有点苦恼的说。

这技能书又没有作用的介绍,而且他们是在武功秘籍分类购买的,怎么会修炼出来的不是内力呢?

“连他都不知道,我们只能自己摸索了,不过虽然不是正常的内力,但是应该是跟我们修炼用的东西有关。”陆景川说。

“难道这是修仙秘籍?”看小说还是有好处的,这时候苏晓就联想到了比武功更高级的修真。

“修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我们用的是灵石修炼,这东西不就是修真者用的吗?”陆景川双眼一亮,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不过……

“我们知道修仙的等级吗?我们这种情况属于什么等级?”苏晓又提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陆景川卡壳,对啊,如果是武功秘籍的话,他们还可以询问一下秦林这个隐世家族的后人,但如果是修仙秘籍的话,他们上哪问去?

两人都是一眼,肩膀怂了下来,看样子他们又遇到新的问题了。

不管怎样,让他们感到高兴的是,他们的实力比秦林的强。

因为不管是苏晓还是陆景川打飞了石板所用的力度都不到一成。

“秦林不知道,或许他身后的那些隐世家族知道呢,更何况秦家又不是隐世家族里最强的,底蕴最深的。或许其他隐世家族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去寻找这样的家族吗,看秦林给我们写的资料里,这些隐世家族除了在俗世中有势力以外,他们真正的家族所在地都是隐在暗处的,只怕是很难找。”苏晓说。

“这些不用着急,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事。”

晚上苏晓和陆景川一起在床上打坐,吸收灵石里的灵气。

一颗极品灵石足够让他们使用半个月的,不过他们应该也能猜到,修炼到后面武力值越高肯定是需要吸收的,灵气就越多,那极品灵石也没有办法维持半个月的吸收了。

事实就如他们所想的一样,吸收第2块灵石的时候,才10天时间就吸收完了,亮晶晶的极品灵石失去了光泽,失去了灵气的临时就像是普通的石头,应该说更像是玻璃,不过比玻璃要晶莹剔透一些,也更加好看一些,大概能够当成普通的宝石吧。

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可能还是挺费灵石的。

于是苏晓又在系统商城一人买了1万颗极品灵石。

陆景川把1万颗极品灵石收进空间去之后感叹了一声,凭着他赚的那些基因点,只怕100颗灵石都能买到,更不要说空间器里的这么多东西了。

两人不确定自己修炼的是不是修仙秘籍,也不能按照小说里的修仙等级来代入。

更何况他们用的是技能书,而不是从头开始修炼的,记得她看的小说里修仙是需要灵根,然后需要对应的功法,灵根的好坏决定了修炼的资质。

而且修仙都是直接就进入炼气期,他们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修真秘籍,难道说是其他体系的修炼方式?

玄幻的?或者是更高等级的武功?

想不通的两人只能不断的修炼,看看什么时候会出现传说中的瓶颈。

如果有了瓶颈,就代表到了一个境界点。

这还真是盲人过桥全靠摸。

他们想的也没错,大概吸收了三颗极品灵石以后,他们就感觉到了那所谓的瓶颈,就是卡住了,暂时上不去了,不过想要突破也不是很难,只需要更多的灵气就可以了。

于是夫妻两个沉迷修炼不可自拔,平时也很少出门,搞得张桂芳和苏富贵还以为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甚至村里有传言说这两个人还年轻,还以为他们在家干那种事,太沉迷了,根本都不爱出门。

张桂芳听到的时候脸都羞红了,想着两个小年轻不出门在家里除了干这事还能干嘛。

于是苏富贵挨骂了一顿之后,屁颠屁颠的跑来敲门了。

苏富贵上门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大中午了,但是苏晓家的院门还是锁着的,从里面锁着的。

敲开了门之后。

“爸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苏晓镇沉迷修炼了,听到了敲门声,不是跟那几个家伙说了,最近暂时不收那些河鲜了,结果还有人来拍门,没想到打开门之后竟然是苏富贵。

“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在家干嘛呢?也没见出门?你妈还以为你们病了,让我来看看。”苏富贵当然不可能说怀疑自家女儿跟女婿在屋里干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引起别人的闲话。

苏晓一愣,才想起来他们整天待在家里,在这村子里可没什么秘密,他们两个这样指不定村里传成什么样了呢。

不用想也知道,村子里的闲话说的是什么,苏晓脸一红,这还真没办法跟苏富贵解释。

这边陆景川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

“爸来了。”

“哼,一个大男人整天待在家里,也不出去干活。”苏富贵这纯属就是舍不得怪自己的女儿,所以都是陆景川的错。

“爸,我们哪里没有干活,这不是准备建厂子吗,在提前做准备呢,准备好以后,过几天就要陆陆续续的把东西拉来了。”

“什么?你们在家里弄什么?”对于这个苏富贵显然是不了解的。

苏晓看着陆景川头头是道的跟苏富贵科普,如果之前不是两人一直在一起修炼的话,苏晓都要相信了陆景川最近忙的是这个。

看着苏富贵被陆景川忽悠的头一点一点的,满脸的严肃,苏晓就瞪了一眼陆景川。

陆景川眼底闪过心虚,不过他这不是怕苏富贵误会他们在家里干坏事嘛,如果干了也就算了,问题是他根本就没干。

两人修炼了一通之后,还是没搞清楚他们的等级。

加上没有全力出手打过,所以也不知道杀伤力如何。

两人也知道一直闭明门造车是没有用的,而且他们也不能一直窝在家里修炼。

之前是太沉迷修炼了,没有注意到,下次他们可不敢这样了。

“下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要先跟我们说一声,一声不吭的就在待在家里不出门,害得我们瞎担心。”苏富贵白了一眼苏晓说。

“知道了爸,妈怎么样了,要不我们今晚回家吃饭吧。”

“用不着,你可少回来一点吧,别到时候又招惹你妈生气。”苏富贵说。

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每次苏晓回去,张桂芳的情绪波动都比较大,碎碎念的也让人更烦。

“哼,不回就不回,我们去阿爷阿奶家,他们两个老的才不会嫌弃我们。”

“你可拉倒吧,你阿爷阿奶更嫌弃你。”苏富贵说。

陆景川摇了摇头,懒得看这幼稚的父女俩。

不过既然苏晓说了,那他们晚上就过去老人家那边吃饭,早点过去,省得两个老的再做饭。

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苏富贵背着双手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当然是破除流言,顺便把开厂的这件事情当成好消息说出去。

之前虽然知道村子的确是要开厂子,但是大多数都是听说,但现在不一样,这话从苏富贵的口中说出来,可信度更高,被这个消息一重击,谁还却说苏晓和陆景川那点闲话。

苏晓和陆景川用饭盒把饭菜装好,锁好了门,两人肩并着肩回了老宅。

没想到路上遇到了李明珠和顾铭,因为角度的原因,两人并没有注意到陆景川和苏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