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为了忠臣

小说: 沉璧 作者: 有颗小海带 更新时间:2020-05-23 10:58:23 字数:3446 阅读进度:21/21

沉璧并不想要帝长风就这么死了,他死了,宋骁来做这个皇帝吗?当然不,沉璧想要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那种较量!至少现在不能让一边先认输。

火场里的东西烧的七七八八,起火点在帝长风远处的书案上。沉璧用手摸了摸烧的最厉害的地方,然后闻了闻。

是酒的味道!

“沉璧。”

“素梅姑姑呀?今儿真是早。”

素梅四下观察了一番才又开口:“三日又三日,多大的案子呀,三日之限期若不抓紧时间,可来不及吧!?”

“这把火没头没脑,却不是对准皇上来的。”

素梅眼见着沉璧自信,她顺着沉璧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来起火的地点已经找到了。

烧了差不多的东西,应该也就是奏折之类的了。最近有什么奏折么?

素梅看见沉璧指的地方,大呼聪明:“果然不错,是个伶俐的人。看来皇上是了解你的。”

“素梅姑姑说笑了,只是找到了一个起火点而已。沉璧年轻不知事故,还得问问素梅姑姑的意见。”

素梅就算是知道,也不能尽说出来。她的脸色,已经让沉璧有了答案。

“这桌案上面,无非就是奏折还有一些皇上的御笔亲题,还能有什么?”

“比如说,咱们杨妃娘娘的东西!”

素梅恶狠狠得看了过去,沉璧立刻收住了话锋:“是沉璧多嘴了,想想也是,要是真的有杨妃娘娘的东西,也不会让姑姑来调查此案了。”

沉璧看着素梅尴尬,直接就排除了杨妃。

杨妃为了争宠,接走帝长风还有很多办法,没有必要拿命来赌。

那就是奏折上的文章,只可惜素梅和她都不太懂奏折上都有什么,也不好直接问帝长风。

不过,她发现了新的东西。

在帝长风的床边上,有两缸子的碎片,这证明放火的人绝对不会想要帝长风死。云画?她跟了帝长风这么久,什么样的诱惑会让她放弃自己的未来,孤注一掷也要烧掉的奏折。

绿衣?

绿衣更可疑一点儿,总的来说,她落在沉璧这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她还没有查出来,她身上的疑点,身份背景上的疑点,让沉璧更加怀疑。

绿衣能够大胆放火,看来,奏折上面的东西,真的已经到了了不得的地步了。

她念着帝长风的恩典不打算伤害。

沉璧拿着手中的绿色石头仔细搓磨着,最后还是决定,找绿衣当面问清楚。

杨妃娘娘的宫里面,所有人都在为帝长风住了进来高兴,杨妃娘娘也很少有这样温柔的时候。

不过是看见沉璧,让她们一颤。

沉璧也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好允的人。素梅带着沉璧进来,自然要训斥她们:“看什么看,如今沉璧是查案子来的,你们都要配合,这么看又是什么意思?”

众人退去,素梅又转头问:“你可确定了,绿衣姑娘有疑?如若不是,皇上那里。”

“素梅姑姑放心,多少您只是过来监督的人。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沉璧说着,径直去了绿衣的房间。

绿衣今日不当班,就在房间里面自己做活。

门开了,沉璧大摇大摆走了进去,着实是吓到了她。

“阴魂不散,你来这里做什么?”

绿衣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绣品,看着沉璧。

素梅姑姑从外面把门关上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沉璧说话,开门见山,“你的东西我带过来了,你说实话,东西,我会还给你。”

“沉璧在说什么,说什么实话?”

沉璧摊开手,绿色的小石头出现在手上,绿衣立刻上前要扑她,还好沉璧反手躲开了。

绿衣向前,直接跪在了沉璧的面前。

“我什么都没有,我和你不一样,你多少,还有皇上的宠爱,未来可期。而我,一直都是一个近身侍婢而已。”

绿衣已经做了求饶的状态,她的脸色发白,嘴唇发紫。

这……沉璧疑惑起来:“你中毒了?”

她拉起了绿衣的手臂,看着她手臂上的一条黑色线从手腕往上延伸着。

绿衣已经跪在了地上:“不要说了,火是奴婢放的。这东西是救奴婢命的。还给奴婢吧!”

原来这绿色的石头,是她家传避毒丸一样的东西,沉璧刚刚把东西还回去了,绿衣手上的毒就消失了。

“火是你放的,可这东西在我这里。”

“是有人指使的。”绿衣放下心来,整个人还跪在沉璧的面前,“是有人来了一封信,说是奏折里面,有人参奏忠臣良将,问奴婢愿不愿做一举三得的事情,救忠臣良将,救自己,也陷害的了你。奴婢有什么不想要做的,只是说起了皇上的事情,奴婢心中有愧。所以为皇上身边放了许多水……”

绿衣说着,句句在理,头头是道,每一句都真切。

沉璧不来,她也是慌乱的狠了才是。

为了忠臣,可见指使之人也是朝中重臣。

但她若不查出是谁来的信件,皇上和杨妃,还是要找她的麻烦。

沉璧又问绿衣:“原本,我不知道你的情况,所以才将东西收着,你也不肯说实话的。怪不得别人了。”

“是,这信件想一想奴婢就后怕,后来一直此后在杨妃娘娘还有皇上的跟前,就更加后怕。那院子里面不止你我和云画三个,怎么就放在了奴婢的枕头旁边,还知道奴婢身上的毒。这是娘胎里面带来的,就是进宫也瞒过了别人,却没有瞒过这个人。莫不是奴婢的娘亲了?”

绿衣说的很对,沉璧看出了破绽,猜到了是谁动手,也没有想到原因就在这儿了。

对方是用生命在要挟绿衣,另一句“为了忠臣”,彻底给绿衣台阶下!证明这个人完全的不知悔改,证明他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

这样的人在朝中,无论是什么职位,恐怕都是祸害了!

“你先起来,你说,这封信是晚上送到的吗?”

“早起的时候就在枕头边上,想起来奴婢就觉的恐怖。”

沉璧点点头,晚上动手,是因为白日里面并不好进入绿衣的房间。对于绿衣的了解,还有晚上可以自由出入的人员……

元三,元四?

怎么忘了这些个小太监了,他们能够自由出入寝宫,加上并不受帝长风的重视。

小太监尤其是上夜的小太监,是最不受人注意的,他们是守护者,怎么会想到监守自盗呢?

“放火的东西,是别人给你准备的!?”

“是,沉璧,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救奴婢,此次事情若是解决了。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素梅姑姑,咱们走,上夜的那些小太监,或者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沉璧转身,绿衣无不感激的,跪在地上继续谢她。

出了绿衣的房间,素梅拦住了她:“别以为是老奴没有听见,绿衣就是放火之人,现在你还要包庇不抓她吗?”

“素梅姑姑避免打草惊蛇,你最好,听沉璧的。”

她只这一句话,又风风火火走了。

若欢和若颜服侍着杨妃娘娘,出来为皇上采取花露泡茶,刚好看到沉璧和素梅急匆匆从那个得冲出去。

杨妃立刻吩咐着:“若颜,你去看看他们,查到什么没有,来凌华宫做什么!”

“是,娘娘。”

若颜刚走,若欢便开口了:“娘娘还相信这个小蹄子,上一次要不是她,皇上也不会说晋封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皇上还要选妃了。秀女一应,还要她和尚宫去学习,这不是明摆着,是让她和娘娘一起挑选。这样的大事儿……奴婢觉的,若颜该死。”

若欢说的话,不无道理,但杨妃现在心情很好,枕边人睡前还会和自己嘘寒问暖,又是别样心肠了。

“若颜?”

素梅发现若颜跟了上来,便放慢了脚步,细心问着:“是不是杨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怎么姑姑和沉璧姑娘,来了凌华宫?可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你回去告诉娘娘,只是寻人问证据,口供,没有特别。”

素梅打发了若颜跟上来,沉璧已经进了内三所。元三当值,元四在这里。

“是沉璧姑娘,和素梅姑姑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素梅要说话,却被沉璧抢先了。“终究怎么样呢,还不是为了着火的事情,放火失火,都是大罪,罪就要找出元凶来。”

元四默然不说话起来。

沉璧继续说着:“也就是说,现在需要查一查你们小太监的排班了。看看当天是谁当守的,还有近期谁的动作不太干净的。”

元四点头,立刻拿出了登记记录的账本。

果不其然,沉璧翻到了那几日,记录上面错漏非常之多。

“这些地方,所有的错,都是怎么回事儿。最近好像没有看见你的班。”

元四继续沉默着。

谁知道,素梅连忙问着:“也是奇怪了……好像宋将军和元四经常走在一起呢……”

“为了忠臣,元四呀,这真的很像是你。”

元四脸色没有变,“奴才听不懂,你们说些什么。”

沉璧摇摇头:“元三和你,全都是值守的组长,负责分配,只要问问下面的人,也就知道你们两个真实的去向了。”

“放火那日,奴才就在这里,一点儿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