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死囚

小说: 沉璧 作者: 有颗小海带 更新时间:2020-05-23 10:58:23 字数:3452 阅读进度:20/21

夜深人静,沉璧在自己的房间翻来覆去的,璧玺碎片还差之甚远,沉家的案子,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她睡不着,不去亲自问问怎么行?

天牢,沉璧还没有来过,她拿着银两犒劳了一下外面的守卫。来到了死囚的牢房。

沉璧眼前,这个男人活在阴影里面,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

只有半死不活的声音,慵懒非常得问她:“你是谁?”

“沉璧。”

阴影里面的男人忽然一震,他立刻站起了身,走到了牢门前,仔细打量着。“你就是我漏掉的那个?”

她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确实是个职业杀手。

他关心的是自己的目标,便是问不出什么了吧?“你杀人的时候,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死?”

他几经变化的说着,“杀人是我的宿命,从前少杀了一人,我身边就多死了一个人。你就是那个人。因为你,我的妹妹死了。”

“杀你妹子的人,你又不怪罪,反而说起我来了?”

沉璧倒也是奇怪了,那杀他妹子的人,究竟给她灌输了什么?

杀手的表情非常的夸张,他甚至是想要越过牢笼杀死沉璧,他伸长了手臂,却差点儿才能够抓到沉璧。

沉璧立在那里,又问:“是谁,让你杀焉伺哥哥的?”

“焉伺要死,焉伺要死。”

“是杨妃?”

杀手不说话了,沉璧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瞪着自己,只觉得脊背发凉。

他竟然是个不知道所以的杀人狂魔,所以才给了焉伺哥哥逃跑的机会。他只会杀人,又不周全。嘴却紧得很。

“你也有妹妹,若是你妹妹听闻你去了,那是什么样的情景,将心比行?!”

杀手听见妹妹二字的时候,眼睛里面便是有亮光的。

他双手拍着天牢的牢门,吓人非常,沉璧灵机一动,又说着:“你这么个人,武功又不弱,也救不得你的妹妹吗?”

“她不跟我走,她说,要帮他,她才愿意……”

原来是他的妹妹和那人是一伙子的,他妹妹又是谁呢?“你妹妹,叫什么?”

“小莲的名号,你没有听过吗?她长得美丽,人又善良的。”

小莲?沉璧默默记下来了。可见这个做兄长的,全都是听他妹子的,这么说来,可小莲也已经死了。那岂不是死无对证了吗?

“小莲,是呀,小莲喜欢的人也应该对小莲是真心爱护才行吧?”

“那是自然的!你见过他了吗?他可是大将军!”

大将军三个字,仿佛雷击一般!将军,能封的将军的人,统共也没有几个。适龄的,只剩下宋骁!

宋骁呀,宋骁,你想要杀死焉伺,却还要沉璧来查,怕当她是个傻子吧?

这么想着沉璧便从天牢里面走了出来!

查了一圈子,又回到了宋骁的身上!

就连帝长风那些话,她也不能尽信了。小莲是什么人,她倒要亲自去问问宋骁。

次日,林夕来找沉璧,她便说道,要见宋骁的事情。

林夕穿着宫女的衣裳,满心的疑惑,却也不能多呆:“你要见将军,有什么事情,你是不能让我传话的?”

“林夕姐姐也是多想了,沉璧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要当面问清楚为好。”

“好,今晚。”

一日之内,帝长风竟也没有找过沉璧。她乐的清闲,继续细细得阅读着眼前的案宗。

碎尸的步骤,都写的这么清楚。赵璇这个人,引帝长风信任。敌人的敌人,赵璇的敌人,可是宋骁吗?

沉璧想着想着,倒没看到云画进来:“沉璧,皇上吩咐奴婢给你做了些新衣裳。”

衣服送进来,都是些明亮的颜色,有些太鲜艳了。

“皇上赐你的,你怎么也不谢恩呢?”

沉璧起身,放下手中的案宗,上前谢恩:“谢皇上恩典。”

另外问云画是什么意思,云画笑着解释着:“你最近也不管着宫里面的事情了,就是出去,皇上也都是应准的。这样的好事儿,你还不知道?”

沉璧也觉得奇特,掌宫使是没有这般权利的。

云画忙上前,又拉着她的手说道:“这是姐姐要恭喜你的了,这些服制皆有外管制的,尚宫大人直接管教。是你飞黄腾达了。”

沉璧节节高升,宫里的小宫女们无不嫉妒,效仿。可东施效颦,却也不是那么回事儿的。

沉璧自己不清楚,却等到了晚上,宋骁也没敲门,直接就进来了。

她手里已经藏好了匕首,将宋骁迎了进来。

“将军,不是想要知道个结果?”

宋骁冷脸进来,坐下,看着沉璧衣带渐宽,可怜见的。“杨妃娘娘已经给了皇上最满意的结果,你晚了一步。只是可怜你的焉伺哥哥。”

“将军,是可怜焉伺哥哥。但将军可知道,赵璇?”

“赵大人?你是说他私自倒卖的问题吧?”

林夕和宋骁说过的,沉璧满脸堆笑,一个措手朝着他的心口刺了过去。谁知道宋骁躲也没有躲,就这么生生接了下来。

心口上面恍然出了一个血窟窿,沉璧猛然从心口拔了出来。

宋骁捂着心口,竟料到了一般,看着她:“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话吗?”

“你知道,你不躲?可见是你做的!”

沉璧恨的牙根痒痒,还要继续动手,却被宋骁扼住了手腕,“焉伺不死,死的就是你了。”

沉璧不明白宋骁的话,他白白留着自己活着……便是为了帝长风?可他对自己,明显没有心思的。不过就是新鲜好玩儿的,玩物而已。

“所以你动手要杀焉伺,想要趁机嫁祸给赵璇?你以为皇上,是瞎的?”

沉璧心口一闷,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而宋骁的心口血流不止。

他忍着疼痛,嘴唇也白了,说着:“我早晚一死,不过他还活的好好的,你姐姐的仇也没有报呢,现在,还不能死。”

他说的情深,可他杀人,他算计,他所做的一切,根本配不上姐姐。

“做人,做事儿,都要付出代价,这不是早晚的问题。你做了,就要承担的。”

他继续说着:“不是赵璇,哪里来的你们家的罪过?这朝中,硬按在你家的罪过,又何止这一个案子。若是沉华在,她也一定会……支持我的。”

“胡说!我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支持你的做法,草菅人命,恶意陷害。宋骁,我姐姐在与不在,我都必不会任你使唤了!”

沉璧说着,指着门外:“你走吧,离我越远越好。不必再来。”

门外不知道什么意思,闹了起来。沉璧连忙扔下了匕首,转头披上衣服,打开门往外看去。外面起火了,云画和绿衣披着衣服,也忙了起来。

慌乱之下,沉璧上前,拉住了云画。“怎么了,怎么着起火来了?”

“不知道,是皇上寝宫那里,你也别愣着,快点儿去救火,看皇上怎么样了!”

沉璧想起了宋骁还在屋子里面,却被云画拉着离开了。

寝宫的烟很大,火已经灭了一半了。

陆煦扶着帝长风两个人有些狼狈,还好陆煦来请的平安脉,帝长风才没有一个人在火场里面。

杨妃上前,用自己的手帕帮帝长风清理,看到沉璧来,立刻呵斥起来了。

“如今连个上夜的也没有了,你这掌宫使是不是做的有些太不称职了些。”

帝长风抬手,拉住了杨妃,“是孤不叫他们亲近的。沉璧。”

“在。”

“孤本来就是要你去尚宫那里的,现在寝宫着火,这件事情,孤交给你去查办,三日为期,一定要查清楚。”

帝长风吩咐,杨妃娘娘自然不肯沉璧明明有了过失一味还要升迁的,她立刻问到:“皇上不能总是让她将功抵过。素梅,这件事情,你和沉璧还有尚宫大人一起查!好好看看她是不是真有本事,还是敷衍了事。”

沉璧低头,只能接受。

帝长风思考片刻,也没有反驳,“人多,就希望你们查的清楚,刺杀孤是诛九族的罪过。”

沉璧当然知道,可是宋骁还在自己的房中,若是被人看到了,她就先要死了,何须等到三日之久?

“既然皇上您的寝宫不能再住了,那么就搬到臣妾宫中吧,也好保护皇上您。”

“劳烦爱妃了。”

杨妃又看了看沉璧,细声说着,“你就留在这里,云画绿衣,跟着皇上,一起搬过来。”

沉璧连忙跪送,她微微抬头,正对上了帝长风的眼睛。他,不想去?怎么会这样看着她呢,沉璧立刻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等这些人都走了,她才抽空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宋骁早就不见人影了,只留下了血迹斑斑的地面。她赶忙清理起来,一夜又是不好睡了。

宋骁的嫌疑很大,但放火这件事情,会是她吗?

还需要去现场,先看看起火源。

焉伺哥哥的事情,意在嫁祸赵璇,但放火刺杀皇上,对他百害无一利的,宋骁大约不会这么做。

果然,次日,火场已经围了起来。损坏不是很严重,只是龙榻都要换成新的。

沉璧一个人进入了寝宫,火烧……这种形式,不是毁尸灭迹,就是要烧什么东西吧?

但是什么东西呢?帝长风这里,除了碧玺是极为重要的,难道,还有,奏折和圣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