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真不坦率

小说: 超力时代 作者: 街城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7:30 字数:2434 阅读进度:282/285

“每次我一说你的事,你总反过来怼我……嘉璐姐说我这样挺好的,她挺喜欢我这样的。”赫连打说。

“她也说我挺好的,那是虚话。”哥舒钊说。

赫连打却不以为然,喃喃:“什么是虚话,什么是实话?在你眼中,夸赞、表扬就是虚话,批评责骂就是实话是吧?”

“我没这么说,不过,很多时候批评责骂的确比虚无的夸赞更实用,更能促进人的进步提高。”哥舒钊喃喃。

“真不知道你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明明是表扬比批评更重要,这或许就是我们俩老是合不来的原因,重要原因之一。”赫连打说。

“我从来就没有打算跟你合得来过。”哥舒钊说。

“你看,”赫连打指指哥舒钊,“你这家伙就是这样,老拒人于千里之外,明明长得挺好看,身材也好,还有实力,却泡不到妹子,就是因为你这坏毛病,赶紧改过来,不然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别说对象了,就连亲近你的女孩子都没有。”

“嘉璐姐跟我就挺亲近的,嘉璐姐不是女孩子吗?”哥舒钊淡淡说。

赫连打微怔,喃喃:“你这家伙,平时话不多,但挑刺的能力我看还真是没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你。嘉璐姐是例外,你难道想泡嘉璐姐?这是你泡得上的吗?”

“你难道不想泡嘉璐姐?别跟我说你不想,我不信。”哥舒钊淡淡说。

赫连打微愣,想了想,喃喃:“我以前,甚至是现在的确仍被嘉璐姐所迷倒,但非分之想那是以前的事,嘉璐姐不是我们所能够沾染的,她只把我们当作弟弟,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哥舒钊瞥了眼赫连打,淡淡喃喃:“你跟嘉璐姐表达过心意?然后……被拒绝了?”

“拒绝你妹,我是那样子的人吗?”赫连打没好气说。

“是,是的,你就是那样子的人。”哥舒钊平淡但却坚定地说。

2人对视起来了,好一会儿,激情四射,最后赫连打垂头丧气下来了。

“好吧,我是跟嘉璐姐表达过心意,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委婉的、侧面的,表达过我对她的喜欢和欣赏,并不是你想的表白,要关系什么的。”赫连打喃喃。

“反正她拒绝你了,是吧?”哥舒钊说。

“没,这一点就没有了,这一点我没有跟你打幌子,我打包票……我只是委婉地表达了喜欢,然后看得出来,嘉璐姐并不是太感兴趣,我就委婉地跳过话题了,她没有拒绝我。”赫连打喃喃。

“你这跟她拒绝你有分别吗?”哥舒钊说。

“废话,当然有分别,拒绝就是拒绝,没有拒绝就是没有拒绝,这当然不一样。”赫连打说。

“我看到了一个在自欺欺人的家伙,就站在我面前。”哥舒钊淡淡说。

“懒得跟你说话,你这人太极端。”赫连打喃喃。

赫连打瞥了眼哥舒钊,说:“你呢,你这货有没有跟嘉璐姐表达过心意?”

“没有,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表达心意的人吗?”

“看起来的确不会……不过你可以去试试,我鼓励你去,你去表达心意之后我甚至还可以破费请你吃顿好吃的。”

“听了你的事,我还去胡乱表达心意,你当我傻吗?”

赫连打瞧了眼哥舒钊,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这家伙问了我半天,是不是其实你就是想去表达心意,但是心里没底,然后就从我这边套取情报,然后再决定去不去表达心意,是这个样子吧。”赫连打赤裸裸逼视哥舒钊,试图逼着他从实招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哥舒钊避开赫连打的目光,假装拍拍肩上的灰尘。

赫连打瞥了眼哥舒钊,没好气喃喃:“你这家伙……真是不坦率。”

“你怎么出来了,嘉璐姐叫你出来的?”哥舒钊说。

“嗯,她想跟她弟弟单独说说话。”赫连打喃喃。

装饰奢华的卧室内。

一名皮肤白皙、脸蛋清秀的男孩,卷曲缩在雪白的床上,他就定定盯着雪白的床单,神色飘渺,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就是千秋尚,长乐社团原成员,不久前刚暴走脱离社团。

阿嘉璐深坐在白色实木椅子里,勾着鲜艳似火的红酒,慢悠悠地小酌。

她瞧了眼千秋尚,喃喃:“弟弟,现在没人了,你要想骂我就骂吧,我会耐心听着的,你要是想打我,也可以过来打,我保证不还手,如果你想要夺去我的性命,这个嘛……坦白说,我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做,现在还不能死。”

“为什么?”千秋尚忽然喃喃。

阿嘉璐瞧看千秋尚,喃喃:“什么为什么?”

“爸妈应该待你不薄,他们都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甚至是对你比对我还好,你不会不知道。”千秋尚喃喃。

阿嘉璐想了想,点点头,喃喃:“嗯,爸妈的确待我不薄,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确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然后呢?”

“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千秋尚喃喃。

“我没有恩将仇报。”阿嘉璐说。

“你没有恩将仇报?那爸妈是谁杀的?”千秋尚低沉嘶喊,那语气恼怒至极又压抑至极,他其实就已经认定阿嘉璐在说谎了,就等着她承认。

阿嘉璐想了想,缓缓说:“爸妈的确是罗刹团的人杀的,但在那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爸妈,我没有告诉过他们,这的确是我的疏忽。”

“这是你的疏忽?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千秋尚低沉嘶喊。

阿嘉璐想了想,说:“那你还想怎么样,人都死了,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不成,现在就算再恼火,也回天乏术了,人死不能复生,再纠结下去也只是白白伤害自己。”

千秋尚抬头瞧了眼阿嘉璐,那目光冰冷至极,喃喃:“你真是个冷血的动物,当初爸妈就不该收留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阿嘉璐质问,语气之中夹杂着些许情绪。

“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你就是个冷血的动物,爸妈都是死了,还是被你罗刹团的人杀死的,你居然就这么若无其事地说,那还能怎么样,人都死了,那还能起死回生不成,只要最冷血的人才能这么若无其事地这么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悲伤吗,难道爸妈就是被你罗刹团的人杀掉,你就不愤怒不恼火吗,你就不自责,不想给九泉之下的爸妈一个交代吗?”千秋尚低沉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