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傻狍子

小说: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 作者: 变幻的四季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463 阅读进度:639/640

‘噗通噗通噗通~’

一连三道落水声响起,三人先后栽入水中。

至此,凉师爷的惨叫声,消失不见。

几秒后。

三人挣扎着,陆续浮出了水面。

脑袋甫一出水,丁泽立即狠狠眨了眨眼睛,跟着,急速张望起了四周。

“特么的,幸好这个瀑布不高,”这时,甩了甩头,清醒了一点的吴邪,有些庆幸的说道。

凉师爷跟着有了声音,语气里满满都是喜悦之意,“哈哈,我没死,我还活着!”

吴邪循着声音,看了一眼凉师爷,没理会凉师爷的激动,开口问向丁泽,“丁哥,这里是什么情况?你看到什么了吗?”

丁泽此时已经将四周打量了一遍,听到吴邪的问话,没卖关子,“看上去,我们好像是在一条地下河里。”

“这条地下河,说不定跟我们之前走过的那条地下河,是同一条。”

“同一条?”吴邪眉头动了动,“青铜树所在的大坑,与那条地下河,大约有五六十米的高度差。”

“然后,我们刚才进入裂缝的地方,估摸着距离那个大坑上百米……”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是同一条地下河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十有八九,是在地下河的上游……”

说着说着,吴邪明显激动了。

“这样一来,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应该能回到当初进入地下河的地方,再原路返回了!”

闻言。

“前提是,两条地下河,真的是同一条,”丁泽笑了笑,毫不犹豫,给吴邪‘泼’了一盆凉水,“吴邪同志,别高兴的太早。”

正激动着的吴邪,听到这话,当即表情一垮,不爽道,“丁哥,你能闭嘴吗?”

丁泽笑而不语。

凉师爷出了声,语气里的喜悦,减少了很多,慌张之意,卷土重来,“希望是同一条地下河吧,不然,我们恐怕真得被水流带着去到地下更深处了……”

吴邪不乐意听这种话,“凉师爷,你也闭嘴,别老是说丧气话。”

“唉,”凉师爷叹了口气,没敢多说什么。

吴邪继续道,“丁哥,这里黑不溜秋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你能把手电筒拿出来吗?”

丁泽点了点头,“可以。”

很快。

手电筒灯光照出,驱散了这片地下空间的部分黑暗,同时,将三人前方的景象,照亮出来。

吴邪顺着灯光,看了几秒,语气郑重的提醒道,“我们得注意一下岔口,千万不能进了岔口。”

凉师爷听见,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嗯。”

丁泽没回话,只安静的负责将握着手电筒的右手,高高举起,提供照明。

于这样的状态中,三人默默的顺着水流,一路向前。

转眼,约莫五六分钟过去。

前方的景象,发生了一些变化。

水面上方,出现了一根根从地下河道顶部,倒垂下来的石柱。

石柱或粗或细,数量很多,看上去,就犹如一柄柄倒悬的利剑。

瞧见这一幕。

凉师爷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嘶!”

吴邪没吭声。

丁泽也一样。

凉师爷扭头看了看丁泽和吴邪,嘴巴动了动,到底还是忍住了,没多啰嗦。

时间继续流逝。

眨眼功夫。

三人抵达了一根根石柱倒悬而立的区域。

凉师爷很慌,仰头看了一眼就在头顶上方没多远的石柱,便赶忙低头,不敢再看。

吴邪胆子要大一点,盯着石柱看了好几秒,才移动视线,重新看向前方。

丁泽配合着,装模作样的稍微看了看,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前方两侧的岩壁上。

因着手电筒灯光的照耀,也因着事先知道那里有什么……

几秒后。

丁泽便第一时间,发现了前方两侧岩壁上的那些浮雕。

目光落在浮雕上,丁泽视线一动,望向吴邪,想到了吴邪接下来应该上演的行为。

‘想想也是有趣,生死未卜的关头,吴邪发现那些浮雕后的第一反应,是停下来研究研究。’

‘从某种角度来说,吴邪似乎跟东北傻狍子,有点神似。’

丁泽不禁想到了这个,无声咧嘴一笑,决定不插手,只安静等待吴邪的傻狍子行为登场。

‘到时候,必须得好好打趣几句才行。’

他没等上多久。

“咦!前面两侧的岩壁上,好像有东西,”吴邪模糊的瞧见了两侧岩壁上的浮雕,有些吃惊的说道,“丁哥,快,照照看。”

话声入耳,丁泽自然依言照做。

手电筒一晃,灯光照向了前方右侧岩壁。

顿时,前方右侧岩壁上,有着大量浮雕的事实,显现出来。

“浮雕?”吴邪看见,语气不太确定的惊了一声,旋即,明显激动的说道,“这条地下河道,看上去很古老。这样一来,那些浮雕里的内容,说不定跟那棵青铜树有关,我们得停下来看看!”

话语传出。

丁泽笑了,嘴巴一张,就要开口好好打趣一番。

不曾想。

凉师爷抢先一步有了声音,语气急得不行,“吴老板,还是别了吧,你看那玩意有什么用呢?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活着离开这样啊……”

丁泽听见,心念一动,便接着凉师爷的话,笑道,“凉师爷,你不懂。吴邪同志这人呐,虽然身手不行,也不擅长盗墓,但是,他的好奇心很浓啊……所以,对于吴邪同志来说,活不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奇心必须得得到满足。”

一口气如是说道,丁泽转向吴邪,笑着发问,“吴邪,我说的对吗?”

吴邪:“??????”

吴邪脸黑了,黑炭一般的脸上,无语二字,仿佛清晰可见。

“对你大爷!”吴邪黑着脸,不爽的回道。

丁泽满脸笑容,丝毫不在意吴邪的不满:“吴邪同志,你为啥冲我吼呢?我可是好心在帮你跟凉师爷解释呢。”

吴邪:“(??へ??╬)!滚蛋,别废话了,快想办法停下来。”

顿了一顿,吴邪补充道,“我这么做,跟我的好奇心,没什么关系,我想的是,那些浮雕描述的内容里,也许有一条让我们离开的出路。”

丁泽笑着点了点头,“嗯嗯,不用解释,我懂,我懂。放心,我绝对不会想到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这句话的。”

吴邪:“!!!!”

“丁哥!!你特么的!”

吴邪怒吼,吼得太用力,以致脸庞都扭曲变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