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锤森忻

小说: 财富掠食者 作者: 云的忧伤 更新时间:2020-05-23 06:40:00 字数:2873 阅读进度:83/83

“谨告小江同志,在我们不在的几天,好好照顾家里的小宝贝。诸多事宜,当一一处理,如有不懂,皆可打电话告之。

母秋留。”

就是如此简单的字条。

江夜白傻眼了。

“哼哼,你还不相信我说的!”小红妆轻飘飘地从他手上把字条一抽,小声嘀咕“得好好保存起来,免得你到时候赖账!”

“每天都要记下来……”

“你干嘛!”

这丫头太可爱了,江夜白真是哭笑不得。

这是要让自己上小本本吗?

嗯,今天哥哥给我买零食,1分;哥哥接我迟到了,好笨,-2分;回家哥哥居然没有做饭!让我吃方便面!实在太恶劣了!坏哥哥!-5分!

画面太美,不敢想……

……

周一,还是向往常一样去上学。

本来打算早上起来煮面的,但貌似是个幻想,江夜白只好领着小红妆去楼下附近的早点店吃东西了。

一碗热干面,一杯豆浆,一个鸡蛋。

两个字:舒坦!

江夜白吃得很舒服,可小红妆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秀气的眉头一皱,把那一般刚吃没多少的面移到他面前。

“给你吃!”

委屈巴巴地。

“额……”

“怎么了,胃口不好吗?”

江夜白问。

“我们明天早上也吃这个吗?”小红妆很不满,撅着小嘴“我不要吃这个,妈妈说你要照顾好的,我不想吃这个,我想吃你煮的面!”

“我煮的?”

“对啊对啊!”

江夜白很迷惑,一时没想明白小红妆的意思,又问道:“我煮的面难道比外面做的好吃吗?”

“我不管,我就要吃!”

“哥哥~”

“欧尼酱,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又来了。

以前倒没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丫头变得不怎么怕他了,喜欢跟着江夜白一起闹,古怪精灵地。

但貌似……

感觉还挺不错。

把还在耍着小脾气的江红妆送到了她的学校,江夜白又马不停蹄地往一中赶,没办法,再慢一点说不定又要迟到了。

但,最后还是迟到了。

就差几分钟!

幸好老师没有为难江夜白,象征性地批评了下他,也不痛不痒地,对他这种迟到惯犯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大不了罚扫几天地。

“江夜白,你怎么又迟到了?”

刚一坐下来,萧如烟就埋头小声对他说。

“怎么说‘又’呢?”

“因为你上周周三、周四、周五这三天都迟到了,今天才这周的周一,你又迟到了。”

江夜白:“……”

“这你都记得的吗?”

“你自己看。”

萧如烟递给他一个小册子。

张开一看,好家伙,“江城一中学生日常规范记录表”,他在违反纪律那一栏足足有十几个勾,从‘上课违反课堂纪律’后,全都是迟到,粗略一数,就有七八个。

这东西……

江夜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当他猛然看到上面的负责人签字时,才猛然发现,上面工工整整写着,签到人:江夜白。

往后翻了十几页,甚至连空白的也签了!

江夜白终于想起来了。

这东西不是归每班的班长管的吗?负责纪律学生违纪情况,理论上只要违纪了,都会被记上,然后报到政教处那里。一旦次数过多,或者说有严重违纪的情况,政教处会做出相应处罚。

但这玩意不是归自己管吗?

我才是班长啊!

江夜白整个人有点懵。

虽然说他不是那么在乎这东西,但看着总归很不爽,尤其是,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没签字,而册子上会出现他的签名?

谁干得?

江夜白隐隐有些恼火的征兆。

“这事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的,但是你一直都很忙,前段时间忘记告诉你了。”

萧如烟也有点生气。

“规范纪律表是归你管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森忻拿走了,每天拿着这个耀武扬威,仗着自己是副班长,又说是你授权的,到处记人!”

“只要跟森忻关系好的就不被记!”

越说越气愤了。

“我什么时候授权给他了?”

江夜白指着那上面的签名说道“我都不知道啥时候签的这玩意儿,授权给他,我脑子又不是被驴踢了。”

“你看看这上面是啥?”

“我违反了十八次纪律!这不胡扯吗?”

“哪有这么多次?”

江夜白愤愤不平地指着上面的记录,他觉得这是**裸的污蔑,是报复,怎么可能呢?去年他还是学校的三好学生呢!这才一个月,违纪18次,属实离谱了。

“其实——”

萧如烟小心翼翼地说。

“你确实违纪了这么多次,我数过的……”

“……”

“你肯定数错了!”

“小如烟,上次的计算你错了好几道呢……”

“……”

后来聊天不小心被老师瞅到了,萧如烟很倒霉地被点上去默写单词,幸好提前记了,只错了一个,回来时还白了幸灾乐祸的江夜白一眼,半天都没搭理他,老老实实地听课。

江夜白所幸往桌子上一趴,睡起觉来。

初夏,江城这边已经开始热起来了,每个教室里挤满了人,又只有两台老旧的电扇,旋转的风力还没人用书扇得大。

睡觉就没什么感觉的了。

下课以后,江夜白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座位旁边挤满了人,还有嘈杂地吵闹声。

“都在干什么!”

“啊?”

不少人听到他的喊声,已经散开了。

萧如烟趴在桌子上,身躯微微颤动着,还能听到她小声的啜泣。

江夜白黑着脸走过来,他环顾四周的人,围观的同学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低着头,不敢与江夜白那锐利的目光对视。

“谁干的?”

他的脸阴沉地可怕。

没人回答。

“我再问一遍,到底是谁干的?”

“是……”

“是森忻……”

人群最后面的一个女孩小声说地说出来,她继续说“刚才森忻说萧如烟擅自拿他的记录册,然后吵了起来,最后森忻推了萧如烟一下,如烟她不小心撞在窗户上……”

“他人呢?”

刚说完,众人就看到森忻走进教室来。

他和两个男同学勾肩搭背,手上拿着两瓶健力宝,笑嘻嘻地,丝毫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正一脸好奇地看着人群。

“都围着干嘛?想被记吗?”

这他妈的!

江夜白还没说话,就听到森忻来了这么一句,直接点燃了江夜白心里的怒火,只见他一个大步上前,抡起拳头对着森忻白净的脸砸去。

“啪!”

森忻直接被干翻在地,眼睛都散架了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在教室里啊!

江夜白疯了吗?在这种场合打人,政教处会开记过处分的啊!这个处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基本都会记录在档案里。现在又是临近中考,几乎没有什么办法按规则去更改、删除。

一旦传到高中那里,他们就没办法更改了!

也就是说,这会成为一个污点。

眼看江夜白不肯放过森忻,众人连忙拉住他的手,有人急忙劝说道:“班长,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说,打架出了事,肯定得处分的啊!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毕业了……”

言外之意很明显了。

记过?

呵呵,江夜白眼中犯过一丝冷然。

他根本不在乎这东西,实际上,只要不把森忻打伤打残,背了处分又怎样,还能影响江夜白以后的计划不成?

但现在他确实冷静了不少。

不怕自己来背处分,就怕影响到萧如烟。

正是因为顾忌到这些,江夜白才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