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说: 五大贼王 作者: 老夜 更新时间:2018-10-02 06:30:45 字数:4956 阅读进度:148/902

三姨太说道:“你叫什么名字?火什么?”

火小邪说道:“火小邪。”

三姨太说道:“哦,火小邪……不管怎么说,我们算是有缘。尽管你偷走了我的红绳,我刚才恨不得杀了你,但你也救了我一次,欠你的人情,我不会再为难你,这就送你出去吧。”

火小邪心中一乐,但强行忍住,还是面色沉重的说道:“那好。谢了!”

三姨太爬到火小邪身前,给火小邪解了绳索。

三姨太精神疲惫,靠在一边,说道:“你们这么多贼人,来到王家大院,都是他安排的?”

火小邪默默点头,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和三姨太过多纠缠。

三姨太自言自语的说道:“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到处闹贼,今天再见到他,还是闹贼。什么事情都是无缘无故,突然而来,突然而去,算了,我也累了,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火小邪小心的说道:“那我走了?”

三姨太点了点头:“你走吧。”

“好!”火小邪如释重负,从三姨太面前爬过,耳朵贴在浴盆底部,听了听上面的动静,准备推开浴盆。

“三太太!三太太!”

“青红!青红!”

杂乱而焦急的呼喊之声,从上方传进来,伴随着四处做响的敲门声。

火小邪一愣神,看了眼三姨太。

三姨太翻身起来,说道:“是我家老爷他们的声音,你留在此处,我先上去,你再找机会离开吧。”

火小邪连连点头,三姨太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换了一副坚毅而冰冷的表情,用力将浴盆移开,翻身出去。就在三姨太要盖上浴盆的时候,三姨太深深的看了火小邪一眼,突然问道:“火小邪,你愿意告诉我他是谁吗?我还是想知道。”

火小邪一时语塞,但看到三姨太那双期待的眼睛,内心也翻滚出一股子哀愁,但自己并不知道那个神秘男人是谁,是编个假话,还是说自己根本不知道?

火小邪看着三姨太,轻轻笑了一下,说道:“他,是你身边的人。”

三姨太眼神一呆,若有所思,看着火小邪,盖住了洞口。

浴室的门重重敲响,三姨太走到门边,拉开了房门。

王兴疯了一样冲进来,抓住三姨太的肩头,唤道:“青红!你还好吧!你没事吧!我来晚了!我来晚了!”四周的人见找到了三姨太,纷纷都围了过来。

三姨太看着王兴那双焦急的眼睛,一言不发,眼波流转。

王兴叫道:“你怎么了!青红!你说话!你没事吧!你要吓死我了!”

三姨太身子一软,靠在了王兴的怀中,已是一副小鸟依人的神态。(wwW.upu.cc无弹窗广告)三姨太觉得王兴的胸膛,好温暖,好厚实,不禁慢慢说道:“老爷,我没事。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你的眼睛呢?你知道吗?你的眼神好熟悉,好亲切……”

王兴倒有些愣住了,不知是该抱住三姨太,还是说什么才好。王兴犹豫了片刻,才收紧了手臂,牢牢搂住了三姨太的肩头,将三姨太抱在怀中,悠悠说道:“青红,你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

张四爷围捕郑则道、胖好味、亮八的时候,王家大院乱锣声响成一片,几乎惊动了王家大院所有人。王兴匆匆忙忙赶往三姨太住所的时候,孔镖头才满头大汗的跑来。王兴十分不悦,问孔镖头怎么比他还慢,孔镖头支支吾吾,交代是自己丢了些东西,所以才来的迟了。王兴懒得和孔镖头多说,一行人快步向三姨太住所赶去。

等王兴、孔镖头等人陆陆续续赶到三姨太的宅院,张四爷已经把胖好味绑了个结实,押在三姨太的院门附近的道路上。张四爷抓了胖好味,并不离开,还是派钩子兵把三姨太的院子紧紧围着,不让任何人出入。

王兴在院门口与久候多时的张四爷和周先生碰了个正着。张四爷见王兴来了,并不说话,只是点头示意。王兴见旁边捆了个胖好味,问道张四爷怎么回事,周先生站出来大致解释了一番,所谓烧房子,不过是吓唬贼人的,并不会真的要烧。这些话都是马后炮罢了,真要烧了,还有其他的说词。

王兴心急三姨太的安危,执意要进院看看,张四爷也不阻止,由得王兴他们进去搜索,自己则派了钩子兵跟着王兴他们进去。

王兴找到三姨太,平安无事,这才算安了心。

三姨太见了王兴,别有一番感触,也不知她是为了放火小邪走,还是对刚才那一番事情心有余悸,三姨太告诉王兴,今晚不想在此处再呆着。王兴便带着三姨太和青苗离开了院子,去另外的地方休息。

王兴他们走后,张四爷他们也收了钩子兵,押着胖好味离开,转眼走了个干净。三姨太的房子由王家大院的人简单收拾了一下,锁了院门,这事就算过去了。

王家大院经历刚才的一番狂风骤雨,再次安静了下来。

火小邪一直在浴室的洞中侧耳细听,一直到外面没有了声息,火小邪才从洞中爬出来,钻回了屋内。此时屋内早就没有了人,灯火全熄,安静异常。

火小邪躲了一会,确定不会再有人来打扰,这才打算动身逃出这个院落。

火小邪心中难受的很,好不容易偷到了三姨太的红绳,却被亮八横插一腿,红绳让亮八抢走,可是糟糕至极。亮八这种人,红绳既然被他拿走了,就绝无归还的可能,就算自己找到亮八,也不是亮八的对手。事已至此,恐怕这个任务火小邪再也无法完成,眼下唯有先出去,再做打算。

屋里黑的厉害,有冷风不断从郑则道他们逃走的那几扇破碎的窗户中灌入,呜呜做响,显得十分阴森。火小邪慢慢走过内屋,想着从后院翻墙出去。火小邪走着走着,看着身边这一片黑乎乎的房间,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很不踏实,好像暗处有人盯着自己一样。火小邪背上发凉,此时没有闲心求证,硬着头皮从后窗翻出,爬上了院墙,略略张望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便从墙头爬下,向着西门方向跑去。

火小邪别无地方可去,西门一带毕竟和郑则道、胖好味他们相会过,地形算是熟悉,那边又比较荒凉僻静,能够让自己安顿下来,静下心想想出路。

火小邪一路走来,还是觉得身后总有人盯着的感觉,越往西门走,这种感觉就越明显。火小邪无数次的回头,想尽了各种方法,可目光所至之处,一丝一毫的异状都没有发现。要么就是真有厉害的高手跟着,要么就是自己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

火小邪一直走到西门的偏僻之处,这种被人跟踪监视的感觉才消失了。

火小邪狠狠咬了咬牙,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急促喘了十几口气,向着上次和郑则道、胖好味相聚时的草坑跑去,一跃而入。

火小邪进了草坑,在地上坐好,仰头看天,长长呼出一口气,暗叹:“如果还是乱盗之关,只怕我都死了三四次了!这下可好,红绳被亮八拿走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怕我这次彻底输了。”

火小邪自我解嘲一番,不再那么紧张,身子松弛了下来,调顺了呼吸,这时候身边的气味才算闻的清楚。火小邪鼻子抽了抽,空气中有股血腥味混杂着泥土草根的味道,不断涌入鼻孔。火小邪眉头一皱,心想:“这是什么味道,一股子血腥味?”

火小邪翻身而起,嗅着这股子血腥味慢慢寻找,没爬开几步,手底就感觉一软,不像是泥土杂草的感觉。火小邪大惊,再用手一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厚厚的杂草下,竟是一个人!

火小邪冷汗直冒,心脏在胸膛里横冲直撞,一时间呆若木鸡。火小邪暗骂了声:“妈的!我都是碰到些什么事!”火小邪骂归骂,心中一横,壮起胆子,双手齐上,将这个人身上的杂草拨开。

草一扒开,血腥味滚滚而来,果然草堆下一个人趴在地上,已经死透了。火小邪倒不再害怕,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下这个死人,竟是亮八!!看得出亮八是被人非常随意的遮蔽了一下,主要是盖住了上半身,若是在白天,一眼就能看到。

亮八侧着头,睁着双眼,脸上扭曲,那表情显得既不甘心又惊恐万状。亮八脖子上鲜血淋淋,血还没有干涸,看来还没有死太长的时间。火小邪把亮八的眼睛合上,念了声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亮八你罪有应得,早点投胎去吧。

火小邪把亮八眼睛合上,向脖子处的伤口仔细打量,又是心中咯噔一下,那亮八脖子上的伤口,是一个圆洞,深不见底,似乎整块肉被人一下子挖掉,把喉管都穿透了。这伤口火小邪见过,乱盗之关的红小丑死时脖子上也是这种伤口,一模一样。

火小邪慢慢抬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暗道:“这个亮八和红小丑所受的伤一样,都是脖子被人挖了一个洞,难道都是一个人所为?奇怪啊!亮八应该是和郑则道、胖好味一起走的,莫非是郑则道、胖好味联手杀了他?或者说,是那个和三姨太偷情的神秘男人?或者神秘男人就是乱盗之关中杀了红小丑的那个?但郑则道没有和三姨太偷情啊?为什么要杀了亮八,因为亮八要三姨太?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火小邪想到这里,千头万绪,脑中一片浆糊。

火小邪骂道:“妈的真费劲!这个亮八就是活该!抓猪就抓猪吧,猪没抓到,就要搞人家的女人!不死才怪!还抢了我的红绳,该……”

火小邪想到这里,灵光一闪,暗叫:“差点忘了大事。”火小邪把亮八尸体一抓,翻了过来,探进手摸索亮八的怀中,亮八怀中空无一物。火小邪当然不甘心,又将亮八的背囊取下来,翻了个底朝天,里面也是空空如也。火小邪最后把亮八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好像亮八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拿走了。

火小邪暗骂:“谁这么贪心,杀了人还要把所有东西拿走?一件都不剩下?还是个贼吗?杀人劫财也不至于抢的这么干净吧。完了完了,红绳也定被拿走了,在亮八身上还知道个着落,现在成大海捞针,无迹可查了。”

火小邪退后一步,仁义之心又起,捡杂草覆盖亮八的尸体,不愿再看着他陈尸在外。火小邪盖着盖着,在亮八脚边草丛中摸到一个硕大的硬物,赶忙抓起来一看,竟是亮八的风水盘。

火小邪一见亮八的风水盘,心想:“难道亮八的东西随手就丢在这里了?”

火小邪不敢迟疑,在亮八身边的草丛中四处摸索,果然摸出来不少东西,有钱袋、干粮、绳索、小刀等等物件,一应俱全,但就是不见亮八装任务的锦囊和三姨太的红绳。

火小邪叹了口气,心想:“装任务的锦囊和三姨太的红绳,都是竞盗之关的重要东西,断然是找不到的了。”火小邪把捡来的东西归拢归拢,摆在亮八的身边,对亮八说道:“你入土为安吧,下辈子做个好人,砍柴种地,与世无争。”

火小邪把亮八盖好,这里有个死人躺着,不可在此久留。火小邪心念俱灰,心想反正红绳找不到了,还留在王家大院做什么,不如就此离开王家大院,认输了事。

火小邪这般想着,长长叹了口气,就要爬出草坑离开。可火小邪刚爬没有几步,忽听耳边又小铃铛细细做响的声音,似乎就是三姨太的红绳上的小铃铛发出的。火小邪顿时停住不懂,左右手分别在四周动了动,没有声音,前后脚又四周拨了拨,还是没有声音。火小邪心中诧异,难道是自己总想着红绳,都幻听了不成。

火小邪一抬头,耳边铃铛细响,这回火小邪听的真切,头使劲乱摆,铃铛声不绝。

“哈!”火小邪乐的轻叫,身子一侧,双手伸入草丛一模,慢慢从草根下面处拽出一根红色细绳,上面的数个小铃铛不断轻响,正是三姨太腰间的红绳!

红绳重回自己手中,这可大出火小邪的意料之外,心中那股子喜悦劲无与伦比,恨不得能跳到地面,狂吼乱舞一番。

而火小邪忍住自己的喜悦,慢慢静下心来以后,才觉得此事更加蹊跷。杀了亮八的人,把红绳丢在一旁,定是不知道这根看似普通的红绳乃是火小邪的任务,也就是说郑则道、胖好味不会是杀了亮八的人。而三姨太偷情的神秘男人,如果是他杀了亮八也绝不会把红绳随便丢弃,这就是说,只有苦灯和尚、甲丁乙、烟虫、病罐子、闹小宝是杀人凶手,这里面无疑甲丁乙嫌疑最大。但亮八怎么会来到西门,还死在郑则道、胖好味、自己上次相会的草坑中?也许是郑则道已经完成了任务,对红绳根本不感兴趣?就随手丢了?

火小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止住这些无边无际的猜想,看了看远处的西门一带高耸的院墙,自言自语道:“这就走吧!从西门一带的院墙翻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火小邪爬出草坑,向着西门的院墙摸了过去,穿过了几处破败的房屋,一路倒是平静。火小邪心情不错,只想着能够尽快翻墙出院,便能大功告捷,却不知身后的一处破房的窗口中,一双眼睛正打量着他。这双眼睛眨了眨,隐入黑暗,只见窗户推开,从里面无声无息跳出两个如小牛一般大小的黑影,似是两只动物,两对铜铃大小的眼睛在黑夜中泛出凶光,追着火小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