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又见面了

小说: 一剑天鸣 作者: 猫飞虎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310 阅读进度:262/282

议事堂众武者原以为这小子大不了出言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家伙,没想到一剑将老家伙送入地府见其祖宗,这是真狠呀。

这老家伙白修炼几千年了,到头来被人杀鸡儆猴。

剩余九人中一老者起身一脸不服气,争辩道:“特使,韩兄虽然有错,但罪不致死,这样就白白损失一王境巅峰武者,何必呢?”

李源鸣饶有兴趣的朝那老者问道:“哦,请问你认识这个令牌吗?他代表什么谁?”

“少侠刚才没有出示这令牌,所以讲他错不致死。”那老者道。

“好奇了,你们来协助本盟主作战,难道不知道本盟主是谁?代表谁?”

“这……”

那老者哑者无言,从古至今,一层阶层一道坎,尊卑不能乱。

“若有下次再犯此种错误——杀无赦,别以为你们是顶着光环前来,在本盟主这里行不通,杀光无人,本人亲自上。”

李源鸣掷地有声,面色严肃且带有杀气回到堂首。

堂下陷入沉默中,个个都知道这小子杀鸡儆猴,而那老家伙偏偏往刀口上撞,怪得了谁?

那老家伙此时也陷入尴尬中,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将天城来的九人分成二队,一队由戴正伟率领,一队由谢万雄率领,若有不服从者,可以先斩后奏。”

“是,盟主。”

戴正伟和谢万雄出列抱拳恭敬道。

“城主府来的王境巅峰武者同样分配于两队,剩下的由姜镇方和苏衡统率,若有异议请立马返回镇扬城。”

李源鸣两道强硬的声音回响在议事堂,让人感觉那怒火一触即发。

“少主,苏衡领命。”

“少主,姜镇方领命。”

蒋进能出列抱拳道:“请盟主放心,城主府所有武者,绝对听命于天盟主,若有不服从者杀无赦。”

“好了,各位请坐,本盟主并没有逼迫你们,只是要得上下一心,齐心协力,而不是离心离德,这样战斗力会在无形中削弱,况且此次右势力到底如何疯狂反扑,本盟主也未知,所以请大家拼杀至最后。”

“最后请各位好好歇息,从此刻起,富扬城增加巡视,发现敌情马上示警。”

李源鸣随后退出议事堂,感觉那右眼皮猛跳了几下,戒指内的那秘法反应了几下,招过一侍卫向他低语几句,然后消失在城主府外。

话说那邹子行领命后着五名属下直飞富扬城,一路上安排到了富扬城后如何开展打探消息并分配任务。

邓小雨自从上次被召回镇扬城驻地后,就一直在镇扬城内打收集城主府的相关消息,没有出过镇扬城,同时也知道自己这小师弟的一些消息,但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带人将富扬城给夺过去了。

现在对这小师弟是真的看不透了,浑身带着神秘色彩和摸不透的实力,这次张中良亲自前来,这如何将这消息传给他呢?

六人约定集合地后,便分散打探消息,邓小雨才有单独机会给李源鸣发出秘法,告知他在那里见面。

李源鸣通过秘法方位找到邓小雨,原来在一家酒楼三层的一个角落桌找到那女扮男扮的师姐。

“这位公子,一个人坐在这里寂寞吗?需要美女陪酒吗?”

“要你的头,赶紧坐下,你小子屁股好大呀,连坐了几座城还不够?”邓小雨正在思考中,被这小子声音打断思路,马上娇斥道。

“诶,没办法,有时候不想坐都不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次你麻烦了,那张中良亲自带人来杀你了,听说你修炼那个吞吸魔功?”邓小雨将这小子全身打量一番道。

“如果我修炼那神功,修为还是这么低微吗?”

“切,上次我们见面才多久?你的修为境界一下提升这么快,打死师姐都不相信你没有修炼?”

“怎么能打死这么美丽的师姐,疼爱都来不及呢。”

“跟你讲正经的,在将天城若发现修炼这武道禁止的吞吸功,那帝境武者是可以出手的,你自己要小心点。

“师姐,师哥现在通天楼混如何了?若是没有什么进展,就不要冒险继续呆要里面,还有你也别呆在那右派了,因为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创建不了什么势力,我想安排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嫌弃师姐现在修为境界低微了?”邓小雨嘟着嘴,有些泄气道。

“师弟现在是九统领的特使,我在帮他办事,你在我的对立面,若碰到,你讲我杀你还是不杀?”李源鸣传音道。

“真的?你小子可以呀,师姐白活这么久了,你让师姐去那里?”

李源鸣笑道:“去见师父,好好替孝敬他,逗他开心点,他还想帮我看帝源城大殿,报仇的事情由师弟来做,让师哥也一起回去。”

“师父,在那里?快告诉师姐。”

邓小雨一听有师父消息,激动得摇起李源鸣手臂问道。

“记得让师哥起回去,来我告诉你地址,千万不要泄露。”

……

随后李源鸣离开酒楼回到城主府,见到汤正义四人已经回来了,吩咐大家将城主府防御大阵起动。

城主府众武者磨刀霍霍,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大战。

那张中良率众也是风雨兼程,昼夜不减地往富扬城赶,让他难安的小子竟然跑到富扬城找右派势力的麻烦,这次不将他灭了,很难向黎幻城交代,毕竟两座城都在眼皮底下被他得手。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天空正起了雨,屋檐上的雨水如同珠帘一般往下掉落,嘀嘀哒哒砸在那石板上。

李源鸣抬头仰望着这雨,又看到这地上的泥泞之地,心中有了一种想法,浑身一震,一股气浮现在衣衫外,窜进雨中,随后布起阵来。

又窜到城主府外接二连三的布起幻阵等复合阵,想利用阵法困住一些武者,让他们在数量上打折,从而达到分批歼灭效果。

正当他努力布阵之时,城主府上空黑压压一片飞兽迎面而来,陷落在城主府外。

李源鸣见状早已窜进府内,站在屋顶上看着这黑压压的武者,最少有六七十名王境武者,光王境巅峰武者不下三十位,而且还看见两名熟悉的面孔——那日放他们离去的武者。

李源鸣朝着那瘦高个武者打着招呼道:“哈哈,张大副统领,幸会幸会,又见面了。”

张中良闻言一观声音之处,见是这小子大笑道:“小子,有点道行呀,你以为凭这破阵就能挡本统领?”

“你都敢违背大统领命令以帝境武者身份参与内部争端,这些小破阵肯定没有你脸皮厚,哪能奈何了你。”

“别扯那些没用的,此次本统领是替武道降妖除魔,而你就是那只魔,人人得以诛之。”

“哎哟,看你讲得那么好听,你有本事自降修为和本盟主来场公平决战,谁赢听谁的如何?”

张中良一脸不屑道:“本统领现在是为武道除魔不讲什么公平道义,你这小魔头别拿这些帽子给老夫戴。”

“枉你修炼几千年突破帝境,连一天阶境八重武者挑战都不敢应战,还在自吹自擂,把所谓的公平道义弃之不顾,你修炼有何意义?你的道又为何物?口口声声称别人为魔,那你又为何物?”

“为了除魔扶道,今日将城主府内魔党全部灭杀,以示正道。”

张中良见这小子伶牙俐齿,如再与争辩最后落得个出师无名,于是挥手朝身手武者道,全力攻击一点,达到破解这防御大阵第一层。

李源鸣见状,急忙跳下屋顶来到众人进攻之处,将那进攻之力运用小阵来分散力量,那力量通过小阵被他通过吞吸之力吸收,那修为境界又蹭蹭地往上涨。

张中良见一盏茶之间集合六七十名武者之力都无法攻破这防御阵,难道自己看错这大阵破解之法?

见一个地方无法攻破又换了另一个地方进行攻击,当然在城主府风的李源鸣也跟着他们换地方,主要通过这种方法让他们心浮气躁之时,才想办法将他们困在阵中,此时更易灭杀。

就这样双方在你走我也走的状态下,围绕着城主府转了小半圈,众武者对自己家统领也心存怀疑了,到底懂不懂破这乌龟壳大阵?不懂就不要瞎指挥。

感受到众武者的不满情绪,张中良挥手让大家歇息一会。

自己围着这城主府打量起来,由于他也是几百年前渡劫成功突破帝境,所以对帝境武者的道还没有领悟透,充其量只是比王境巅峰高了在一个境界,所以那老牌王境巅峰唐今朝胆敢和他说单挑。

这小子难道在阵法了加持了其他?这大阵不可能在一个点能吞吸这么大的力量,那一个点攻不破,就两个点攻击,看看效果如何?

于是挥手又将众武者召集一起,分成两批朝那同时攻击,这招真够厉害,让李源鸣难以兼顾,见一个点的第一层被他们联手攻击,那阵纹上已经显现裂纹,但是一人难敌四手,随他去吧。

随后传音谢万雄和戴正伟,让他们带好王境巅峰武者准备迎击那同级别武者,那个帝境武者交予汤正义四人联手抗击。

7017k